搜索 解放軍報

長期建藏,未有窮期:首批進藏老兵心中的“老西藏精神”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徐匯博 張 誠 陶春曉責任編輯:李佳琦
2021-05-29 06:44

雪域高原不了情

——首批進藏老兵陰法唐和李國柱夫婦眼中的西藏和平解放與發展

■徐匯博 張 誠 解放軍報記者 陶春曉

陰法唐和李國柱在家中留影。 徐匯博攝

【印象】

和往常一樣,吃過早飯后,陰法唐老將軍在公務班長的攙扶下走進書房,坐在書桌前將訂閱的《西藏日報》打開鋪平,拿起放大鏡仔仔細細地看起來。

書桌一角,摞著一套陰法唐參與審校的慶祝昌都解放70周年系列叢書。書柜里,滿是和西藏歷史相關的書籍,其中,《西藏江孜:1904年抗英斗爭的歷史記憶》《一個女兵的西藏人生》《我的西藏未了情》等3套書的書脊上,印有“李國柱著”的字樣。玻璃櫥柜中,展示著面具、氆氌等許多帶有西藏風情的工藝品,似在無聲訴說著這個家庭與西藏的淵源。

這是北京市西城區一座灰色小樓里的一處住所,伴著彌漫在房間里那股淡淡的藏香,安放著陰法唐和李國柱夫婦在離開西藏三四十年后,對那片雪域高原難以割舍的“鄉愁”。

71年前,時任第二野戰軍第五兵團18軍52師副政委的陰法唐和52師政治部康藏工作隊隊員李國柱,隨部隊第一批進軍西藏,如向陽而生的格桑花般,在離太陽最近的地方扎下根來。至此,西藏成為他們傾注半生的第二故鄉,成為他們魂牽夢縈的精神家園。

北京距離拉薩有2500多公里,但陰法唐和李國柱這對“老西藏”,用無盡的思念和牽掛,消弭著與世界屋脊的山河之隔。

慶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際,已經99歲的陰法唐在忙著撰寫回憶錄的續篇,經常一寫就是一個通宵。可以想象,這會是一本十分厚重的回憶錄,因為陰法唐的革命人生尤其是其中的“西藏篇”,是那樣的斑斕與豐盈——

1938年5月,陰法唐在老家山東肥城參加革命,先后參加過躍進大別山、淮海戰役、解放大西南等戰役。1950年,他隨18軍52師首批進藏,西藏和平解放后,擔任過中共西藏江孜分工委書記兼西藏江孜軍分區政委、西藏軍區政治部主任等職。上個世紀80年代,二度進藏的陰法唐出任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和原成都軍區副政委兼西藏軍區第一政委,前前后后在西藏工作了27年。即使離開西藏后,他也一直在為西藏的建設發展奔波忙碌,呼吁青藏鐵路的修建,推動羊卓雍湖抽水蓄能電站順利開工,成立“陰法唐西藏教育基金會”。

不過,畢竟年歲大了,陰法唐的聽力受限,與人交流更多地靠紙和筆。采訪中,他不斷地替換著幾副老花鏡和放大鏡,努力辨認著我們寫在紙上的問題。

他的妻子,88歲的李國柱,拄著拐杖熱情地與我們握手,挨著丈夫坐了下來。李國柱神采奕奕,聲音洪亮悅耳,聊天中不時發出爽朗的笑聲。相較于陰法唐濃墨重彩、廣為人知的西藏往事,李國柱這位老西藏女兵的生動講述,讓我們得以同時從另一個角度見證篳路藍縷、建藏援藏的崢嶸歲月。

進 藏

1938年5月,陰法唐參加山東肥城抗日青年培訓班,開展“九一八”反日寇宣傳。培訓班顧問、縣委徐書記覺得陰法唐積極上進,想介紹他入黨。

徐書記把陰法唐帶到一片偏僻的樹林,那里有不少立著墓碑的墳墓。

“你知道這里有誰是共產黨員?”

陰法唐說出了幾個人的名字。

“你是不是也想加入共產黨?”

“我想加入共產黨,但不知道共產黨在哪里?”

“好,你現在就加入共產黨了!”

當時,黨組織還是在地下活動。16歲的陰法唐沒有進行入黨宣誓,也沒有舉行入黨儀式,在參加革命1個月后成為一名共產黨員,開啟了一生為黨、為人民服務的征程。

歷經十幾年戰火硝煙的洗禮,1950年初,時任18軍52師副政委的陰法唐隨部隊向川南開赴,準備駐防休整。途中,部隊接到了“非常重要、非常艱巨、非常光榮”的進軍西藏的任務。在一場喊出“我們堅定頑強、奮勇前進、戰勝困難、保證完成任務”的誓師大會之后,18軍踏上向西藏進軍的漫漫征途,在這段長達2400多公里的“第二次長征”中,途經了十幾座海拔4500米以上的雪山,跨過數十條大小冰河,穿越渺無人煙的原始森林和暗藏殺機的沼澤草原。

“我當時不滿18歲,雖然沒有入黨,但一直努力向黨員看齊。”李國柱在一旁補充道。那時候,李國柱在12軍軍政大學等待畢業分配,18軍派人到學校作動員,給大家講解放西藏的重要意義,向他們描述西藏人民受剝削受壓迫的悲慘生活,李國柱在臺下聽得熱血沸騰又淚水漣漣,當即決定瞞著家里報名進藏。“我們是祖國的青年,那么艱苦的地方,那樣艱巨的任務,我們不去誰去?18歲正當年,正是為祖國獻身、為人民服務的時候!”

李國柱成為首批進藏的女兵,她所在的52師康藏工作隊共有30名女兵,主要負責用牦牛給參加昌都戰役的部隊運送糧食物資。盡管對一路的艱辛做足了心理準備,等真正踏上路途時,李國柱發現這條進藏之路比想象中的更苦更難走。這些十八九歲的女兵每天趕著牦牛,蹚過齊膝深的冰河,晚上把雪刨一刨就在山坡上入睡。

“你們見過快死的人嗎?”講述中,李國柱突然瞪大了眼睛問我們,緊接著她捂住胸口大口喘氣,形象地模仿起當時遇到的高原反應。許多女兵暈倒了再爬起來,隊伍一路走走停停。工作隊的指導員是一位老黨員,發覺有女兵思想動搖想放棄的時候,就給她們講長征的故事,那些一邊抗擊敵人一邊跋涉險途的英雄事跡,總能再次燃起女兵的斗志。

解 放

昌都戰役勝利后,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在北京簽訂《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終于實現了劃時代意義的西藏和平解放。然而,進藏部隊肩負的使命還遠未完成。

跋山涉水,李國柱跟隨工作隊走進西藏后,眼前的景象讓她無比震撼。“學校動員進藏時做的介紹還是很抽象,我們親眼看到的,是西藏農奴衣不蔽體,光著腳丫子走路,每天辛苦勞作還吃不飽飯。”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貴族身著花花綠綠的綾羅綢緞,吃穿用度都是國外的高級貨。當時的西藏,仍延續著黑暗、殘酷、野蠻的封建農奴制度,百萬農奴完全沒有人身權利和自由。

因為統戰工作的需要,李國柱常常拎著絲綢、茶葉、酥油去拜訪領主,給他們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在領主家中,李國柱總能看到這樣的場景——領主示意要喝茶,一旁的奴隸低頭彎腰,將茶杯端到領主手邊,連抬頭平視主人的資格都沒有。如果端茶時不小心灑出一點,當即就會遭到打耳光等各種懲罰。說到這里,李國柱還是難掩氣憤,“當時我就想,不能再讓西藏人民過這樣的日子!”

是解放軍讓這些從未被當作“人”的藏胞們第一次感受到關愛之情,他們是從認識解放軍開始認識共產黨的。18軍大力執行中央下達的“進軍西藏,不吃地方”的命令,陰法唐帶領部隊拿起鐵鍬開荒生產、自力更生,同時幫助藏胞修橋補路、背水掃地,為他們免費診治疾病,消除民族隔閡,加強民族團結。一段時間后,“菩薩兵”“新漢人”的叫法就在藏胞間傳開了。

1961年,中央平息西藏叛亂,百萬農奴翻身解放。參與土改工作的李國柱在鄉間奔忙了1個月,把翻身農奴的第一本土地證交到他們手中,把牛羊等牲畜牽給他們。“那些翻身農奴高興地輕拍著牛兒,把它們牽進分到的房屋里同住,晚上甚至會躺在分到的土地上睡覺,萬分珍惜這些來之不易的財富。”李國柱還擔任政治教員,為翻身農奴上課。她自學藏語,除了完成必修的藏語課程,吃飯、走路時都拿著筆記本,見到藏族群眾就追著學,“會講藏語,藏族群眾才能把你當親人,和你講心里話。”李國柱告訴翻身農奴,世上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一步一步解放他們的思想。

眷 戀

“進藏之初是說3年一輪換,但走到我工作的江孜就走了3年。還沒為藏胞服務,沒有進行土改,沒有讓農奴翻身,我怎么能回去?我們主動提出長期建藏,邊疆為家,像建設家鄉一樣建設西藏。”李國柱和陰法唐在西藏一待就是20多年。醫院、郵電所、氣象站、銀行、公路、飛機場、發電站……相當多個西藏“第一”是隨著解放軍進軍西藏、解放西藏的歷程誕生的。陰法唐夫婦親眼見證著新西藏、新社會、新文明的種子,一點點播撒在這塊壯麗卻封閉落后的土地上。

1980年陰法唐第二次進藏工作時,李國柱因為高原缺氧造成的肝病無法隨之前往,但她一直牽掛著西藏的建設發展。在陰法唐離休后,她幾次陪著丈夫進行修建青藏鐵路的考察,多次一同回西藏調研經濟社會發展情況。1998年,陰法唐根據家人的建議,拿出祖孫三代攢下來的16萬元成立教育基金會,后正式更名為“陰法唐西藏教育基金會”。后來,由于身體狀況不適宜再回西藏,他們就用自己的方式去宣傳西藏歷史,弘揚西藏文化。陰法唐參與編寫、審定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十八軍暨西藏軍區軍史》《中國共產黨西藏工作五十年》《解放西藏史》等多部西藏黨史、軍史著作,出版了《陰法唐西藏工作文集》。李國柱同樣筆耕不輟,撰寫了《西藏江孜:1904年抗英斗爭的歷史記憶》《一個女兵的西藏人生》《我的西藏未了情》等著作,還同幾位老同志一起發動健在的首批進藏女兵共同回憶,經西藏自治區黨委黨史研究室協助,歷時5年編寫了《首批進軍西藏的女兵們》。

“西南大隅障邊陲,屹立高原仰北之。天意人心親脈脈,一家兄弟永如斯。”陰法唐的書房里掛著一個橫幅書法作品,道出了兩位“老西藏”的深深眷戀。旁邊,是一個豎幅書法作品,上面一字一句寫下了陰法唐用20多年幾易其稿整理出來的“老西藏精神”。

我們向陰法唐詢問“老西藏精神”的由來。他聽清了問題后,精神隨之一振,示意我們將他攙扶到離條幅更近的地方,逐字逐句地將“老西藏精神”念了出來:“長期建藏,邊疆為家;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自覺遵紀守法;自力更生,艱苦創業;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團結、特別能奉獻。”他的語速很慢,李國柱在一旁耐心傾聽,微笑著點頭。

是的,這兩位為了西藏傾盡熱忱的老人,還在堅守著“老西藏精神”——

長期建藏,未有窮期。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日本成年片黄网站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嘞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