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從海軍到武警,一名農村青年如何成長為軍中“兵王”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陳萬金 周渝凱 張萬良責任編輯:楊紅
2021-05-28 08:35

霧氣,伴隨江風升騰,如輕紗彌漫。靜謐清晨,遠處岸上時而傳來幾聲清脆的雞鳴。

“轟隆隆隆”的船艇發動機轟鳴聲,像是一首進行曲,宣告長江上的嶄新一天來臨。檢查、啟機、調整……整套動作一氣呵成,武警重慶總隊船艇支隊一級警士長徐達明照例早起,徑直鉆進機艙例行檢查。

修了30年的船,老兵早已聽慣了機電設備的轟鳴。只是,這一天有些特殊。徐達明久久佇立在主機旁,輕撫溫熱的機身。

透過明亮的舷窗,兩鬢染霜、臉龐上滿是歲月滄桑的老兵望向江面:“以前,總覺得這里吵得要命;現在,真有點兒舍不得。”

入伍30年,徐達明完成近千次出航保障任務,從未出現一次失誤。他曾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兩獲“武警部隊士官優秀人才獎”,被武警重慶總隊表彰為“優秀共產黨員”。

在戰友心里,都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尊敬:他的耳朵就像聽診器、眼睛就像掃描儀。船艇發生故障,他一“把脈”,常能“手到病除”。

夢想的背后是執著。30年前,列兵徐達明還是海軍某部一名機電兵。從海軍到武警,從大海到大江,一名農村青年成長為軍中“兵王”。追夢軍旅,許下半生,徐達明與艦船、機艙、機電30年風風雨雨的故事,帶給我們的,不僅僅是怦然的心動……

武警重慶總隊船艇支隊一級警士長徐達明——

大江大海追夢人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陳萬金 通訊員 周渝凱 張萬良

武警重慶總隊船艇支隊船艇執行江面巡邏任務。 潘 越攝

把自己變成新裝備的“活說明書”

“我想當兵,當個好兵。”

“到部隊,要聽領導話。”

這段樸實的對話,發生在1990年12月江西余干縣的一個小村莊里。

蕭瑟寒風中,一名雙眼炯炯有神的清瘦農家少年,操著一口不算標準的普通話表著決心。一輩子沒出過遠門的父母反復叮囑,揮別的淚水沾濕衣袖。

懷揣著對部隊的向往,徐達明成為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一員。

農家孩子能吃苦。進部隊后,新兵徐達明訓練起來毫不吝惜氣力。每天熄燈前,他端起漱口盅手都累得發抖,但他想:“比起在田里鋤土來,這不算啥。”

新兵下連,徐達明沒想到,他被分到艦隊機電部門,成為一名機電兵。

啥是機電兵?他帶著疑惑如期報到。上艦后才知道,原來,機電兵就是和艦船機械為伍,干的是裝備維護保障的活兒。

當兵,本想操槍弄炮,誰知要上船當修理工!雖然與最初的軍旅夢有落差,但徐達明牢牢記住一位領導的話:“崗位有分工,戰位無不同,干好了都是優秀的兵。”

“怎么才能當個好兵?”面對艦艇上密集的機電裝置和設備,只有中學學歷的徐達明著實犯了難。但他不甘落后,立志要在機電崗位上干出一番事業,下定決心要跨越專業知識匱乏這條鴻溝。白天,他跟著班長鉆機艙學技術,臟活累活搶著干;晚上,他趴床上打著手電,啃書本、畫圖紙……

夏天的機艙就像個悶罐子,噪聲大,溫度高,氣味重。徐達明一手拿起圖紙,一手緊握扳手,每天在里面一待就是七八個小時。功夫不負有心人,他逐漸熟悉艦艇雷達、測深儀等先進設備,掌握了無線電系統的維護維修技術,當上了機電班長,后來還成為部門技術骨干。

在一個又一個枕著波濤的夜晚后,徐達明漸漸習慣和艦艇為伴、與機艙相依。“當個好兵”的初心,他從未改變。

2004年,徐達明因專業技術過硬被抽調補入武警部隊,成為駐三峽庫區的部隊船艇專業技術頂梁柱。這一干,又是16年。

從海軍到武警,這些年來,徐達明所在部隊的裝備換了一批又一批。但凡有新裝備列裝,他總是第一個鉆進去,仔細琢磨弄個明白,很快就把自己變成新裝備的“活說明書”。

“老徐上船排障,基本不用帶圖紙!各種機械數據就印在他的腦殼里。連零部件的機械調整參數,他也爛熟于心。”船艇支隊船艇三大隊政治教導員王章旭總是對他信任有加。

不知多少個夜晚,熄燈后徐達明一個人提著工具箱,鉆進機艙摸索理論、練習技術。

經過30年如一日的刻苦鉆研,徐達明熟練掌握了機修、船體、鉗工、焊工等多種技術,精通柴油機、發電機、錨機等裝備維修技能,探索總結出船艇故障排除法10余種。他發明的機艙報警系統、閥門鎖等技術成果,一年就為支隊節省經費30余萬元。

武警重慶總隊船艇支隊一級警士長徐達明正檢修船艇機艙設備。 唐志勇攝

不論在哪個崗位都要當好“機腳螺栓”

“你是怎么考慮的?”

“服從組織安排,我愿意。”

這段對話,發生在2004年4月。那時,根據重慶長江三峽庫區形勢任務需要,亟須精通船艇的專業技術骨干補入武警部隊。領導找到徐達明談話時,他當即表態。

萬事開頭難。面對不同的任務,如何把工作干好,對徐達明來說是挑戰,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和使命。

剛到重慶不久,徐達明就遇上一次險情。那是一次重大演習,航行編隊行至水流湍急處,一艘交通艇突然失去動力,順著江流向下游方向漂去。

江面上,過往船只來回穿梭,還有跨江橋墩,不論撞上哪一個,后果都不堪設想。

“一定得趕緊解決問題!”徐達明快速登上故障艇,徑直鉆入底板機艙。

只見徐達明側耳傾聽、蹙眉凝神,黑亮的眸子飛快轉動……很快,判明故障原因,是發動機燃油系統油供不足。

不到10分鐘,徐達明更換了油路管道,故障得到排除。發動機動力恢復,交通艇化險為夷,演習任務圓滿完成。

“像這樣的突發情況,老班長不知遇到過多少次!”上士劉路回憶。機械運轉時,出現這樣那樣的狀況是正常現象,即便是類似故障,往往也是由多種不同原因導致,一旦不能準確判定癥結,故障就很難及時排除。

記得一次遠航訓練,一艘等級艇出航在即,卻突然無法發動,艇上的幾名機電兵一一嘗試,均一籌莫展。眼看快到起航時間,大家都急壞了。

“讓我來試試!”徐達明兩次嘗試啟動,但就是無法點火。

“會不會是噴油泵電磁閥沒有吸合?”隨即,徐達明果斷擰緊噴油泵的手動螺絲釘。再次啟動,發動機正常運轉!

“老徐就像是鉚在船艇上的機腳螺栓,只要有他在,出航就多一分放心。”談及老班長,戰友們都豎大拇指。

從大海到大江,見證強軍新征程

“這個運輸炸藥的方案,風險很大。”

“大隊長,我是最老的兵,我去。”

這段對話,發生在2010年7月。那時,駐地廟壩鎮發生大面積山體滑坡,形成一個近2000萬立方米的巨大堰塞湖。堰塞湖水域面積達5平方公里,5000余名群眾生命財產危在旦夕。

救援現場聯合指揮部決定,盡快對堰塞湖實施爆破。運送炸藥,是當時一大難題。如果在運送過程中處理不當,發生顛簸碰撞,將會艇毀人亡。

時間緊迫,徐達明主動請纓任舟艇操作手,擔負運輸炸藥的任務。

堰塞湖沒有航道和標識、暗礁密布,航行難度極大,稍有不慎就會發生危險。在一波又一波的大浪和房屋倒塌聲中,徐達明謹慎駕駛沖鋒舟,一邊控制操作桿,一邊仔細觀察水面漩渦、漂浮物的流向。

幾次險象環生,幾次有驚無險。經過2個多小時艱難跋涉,炸藥終于送達指定爆破點。

一聲巨響,險情排除,搶險救援任務圓滿完成。徐達明所在部隊贏得當地政府和人民群眾高度贊譽。

30年來,參與執行過多少任務,徐達明自己也數不清了。“老徐總是事后才跟我輕描淡寫地講。”妻子查方每次突然在新聞或報紙上看到丈夫的身影,心里總是要驚一下。

“他這么大年紀了,卻還跟年輕時一樣。怕我擔心,他從不跟我多說。”妻子查方有時候想打電話問問徐達明,又怕他分心,影響執行任務,就忍住了。

徐達明的壁柜有個儲物匣,里面存放著各式軍(警)銜,有“直杠”“單雙拐”和層層疊疊的“拐+槍”。挑出任何一副軍(警)銜,他都能馬上說出是哪年何時佩戴過的。

20世紀90年代,士兵想在部隊長期服役,就只能轉志愿兵,上限是12年。當兵第10個年頭,徐達明也擔心過服役期滿的出路問題。1999年,士官制度落地推行,給他的從軍夢燃起了新希望,也為部隊留下了一批優秀的技術尖兵和專業骨干。

“我當年由志愿兵套改為士官,才有機會干到一級警士長。”說到這里,徐達明深情凝視船鳴聲聲的長江。

從大海到大江,他既是開啟強軍新征程的見證者,更是改革強軍的受益者。

帶著希望起錨,揣著滿意返航,是一種幸福

“老班長,這家單位條件挺好的,您不考慮一下?”

“不愿意!這兵,我還沒當夠……”

這個場景,發生在2008年8月。那時,徐達明已是三級警士長。

事情還得從頭說起。那年夏天,一艘大型貨輪突發故障在重慶萬州新田水域錨泊。眼看快到交貨期,船主心急如焚。多名地方專家前來“診斷”,都說這艘貨輪至少要修半個月。

情急之下,船主向正在江面上巡邏的武警部隊尋求幫助。

徐達明那天正好當班。接到求助通報后,他與戰友立馬趕到拋錨貨輪,不顧機艙高溫,鉆進去就開干。

檢查發動機的離合器后,徐達明發現,水壓和冷卻水溫等參數均為正常。由此,他判斷是離合器液壓泵損壞的緣故。

經過2個小時搶修,更換的新液壓泵起了作用,貨輪的螺旋槳動起來了!船主大喜。事后,他追到部隊,要重金酬謝那位“技藝高超的武警老兵”。徐達明擺擺手,婉言謝絕。

這一頗具傳奇色彩的“緊急救援”事件,很快在當地傳開。陸續有多家船舶單位和企業打聽到消息,試圖到部隊重金“挖人”。可他們全都吃了閉門羹。

對徐達明來說,部隊就是他的家,和戰友一道帶著希望起錨,揣著滿意返航,才是最幸福的事兒。

前段時間,正在武漢休假的老徐接到電話,妻子查方獲評武警重慶總隊“好軍嫂”。總隊邀請他們一家人來隊參加頒獎典禮。

臺上,一束鮮花、一個軍禮、一次擁抱……

臺下,幾番掌聲、幾多淚水、幾度動容……

徐達明攜妻子查方站上領獎臺,胸前掛滿的榮譽獎章在聚光燈下閃閃發亮。

時光荏苒,歲月在青絲間增添白發,卻掩藏不住彼此眼底的溫情。攜手走過二十春秋,徐達明和妻子始終聚少離多。兩人從未想到,一家人會有這樣的榮耀時刻。

在徐達明家里,珍藏著20多枚獎章、獎牌和近50本榮譽證書。這些榮譽,見證了夫妻二人一路走來相互成就的足跡。每一份榮譽的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現在膝下一雙兒女,夫妻倆每每想起正在“雙一流”大學就讀的女兒,總是倍感欣慰。

徐達明最難忘的,是女兒在8歲時第一次參加夏令營軍訓。身穿小軍服、頭戴軍帽的軍娃,有了當兵的模樣。接連幾天軍訓下來,孩子們吃了不少苦頭,可女兒說:“我的爸爸有很多獎章,我也要加油,給爸爸爭氣。”

“退休后有時間了,我就在家帶小兒子。將來他長大要是問,我也給他講爸爸的故事。”說到這里,老兵嘿嘿一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日本成年片黄网站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嘞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