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從一個人到一個團隊,探尋裝備維修保障的“正確打開方式”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徐徐 孫啟龍 邢哲責任編輯:楊紅
2021-05-28 06:37

炎炎夏日,第77集團軍某旅修理工間,一名士官蜷縮在車底忙碌。豆大的汗滴從臉頰不停滾落,車輛尾部噴出的黑煙,給他的臉涂上了一層“黑色油彩”。一群新兵蹲在車輛兩側,時不時相互交流。

不遠處的車間一角,陽光透過锃亮的玻璃,映射在一塊金色的牌子上——“畢華佗工作室”6個字熠熠生輝。

“好大的口氣,竟敢使用神醫華佗的名號。”大家暗自吃驚。這,不過只是一個巧合。“畢華佗工作室”的負責人就是車底下被新兵“圍觀”的那位士官——他姓畢名華佗,是該旅勤務保障營的修理大拿。

巧合固然是巧合,畢華佗卻把這種“巧合”化為自己人生前行的動力:神醫華佗用“望、聞、問、切”的精湛醫術拯救病人生命,他希望可以像華佗救治病人一樣搶救每一輛“傷病”戰車。

從事修理專業10多年,畢華佗一年更比一年“火”。如今,他是戰友眼中的“創新達人”——針對訓練中裝備拖救難題,畢華佗帶領團隊僅用時1個多月,就發明了一套“多功能拖救裝置”,解決了困擾全旅官兵2年多的裝備拖救難題。

畢華佗坦言,他非常感激旅里專門為他成立工作室,搭建起一個裝備維修技術交流共享的平臺。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創新工作室會引發“群蜂智慧”效應。目前,該旅已先后成立21個“兵專家工作室”,研究創新的20余項成果被旅里或上級推廣。

“我的未來在戰場,我的戰場在未來。”畢華佗說,前方還有更激動人心的挑戰在等待著他。

“畢華佗工作室”的創新啟示——

“我的未來在戰場,我的戰場在未來”

■徐 徐 孫啟龍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邢 哲

從一個人到一個團隊,探尋裝備維修保障的“正確打開方式”

一名修理工能有多忙?

畢華佗一天的工作時間表給出了答案——

白天訓練,畢華佗要往返于車場和修理間數十次,每個型號車輛的性能和故障問題他都要一一登記在冊。

夜晚,大多數官兵已進入夢鄉,畢華佗還要制定第二天的車輛維修保障計劃,再進行相關創新研究……

自打工作室成立后,畢華佗就沒過一天的“安穩日子”。修車、科研、搞教學……他每天似乎都在“與時間賽跑”。

“雖然辛苦,但是很充實。因為自己在干一件很有意義的事。”畢華佗內心之所以懷揣如此堅定信念,還要從他過去的一段經歷說起——

改革后,該旅裝備編制表上增添了許多“新面孔”。面對這些新裝備,畢華佗忽然有了一種本領恐慌感——

新裝備種類多、型號新、內部結構復雜,以往的維修保障經驗已經跟不上裝備發展的步伐。每當遇到棘手的車輛故障,不僅自己束手無策,周圍也沒有可以請教的“師傅”。

“本以為已登上山頂,沒想到這只是沖鋒下一座山峰的開始。”畢華佗意識到,要適應信息化新裝備的維修保障模式,自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沒過多久,畢華佗隨隊赴俄羅斯參加“國際軍事比賽-2018”。雖然各種準備很充分,但意外還是發生了。比賽前的“艱難一日”,讓畢華佗記憶猶新。

那一天,俄方提供的參賽車輛突發故障。畢華佗帶領修理工全面檢修后,判定車輛無法繼續參賽。經過溝通協商,俄方表示已經沒有符合參賽性能的車輛。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距離比賽開始已不足20個小時,所有人的神經都緊繃起來。

“車庫里有幾輛故障車,我們可以‘拼’出一輛參賽車。”緊急關頭,畢華佗做出一個大膽的建議。

山重水復時,不狠狠地逼自己一把,哪能柳暗花明?簡單分派任務后,所有人都開啟“加速模式”,檢查底盤、拆卸發動機、更換機油……一番忙碌操作后,一輛性能完好的參賽車輛成功組裝。

走下賽場,畢華佗感觸頗多:這次前來參賽保障的都是修理經驗豐富的技術骨干,但當下各單位維修骨干力量水平參差不齊,如果在戰場遇到同樣情況,還能順利完成任務嗎?

畢華佗認識到,基層部隊修理工的普遍現狀是在自己熟悉的專業領域“單打獨斗”,彼此之間缺少相互學習交流的平臺。這次參賽經驗寶貴,但并不是每名修理工都有機會在大項任務中經受歷練。

思來想去,畢華佗覺得要想全面提升裝備修理能力,一方面要加強團隊協作能力,不僅做到“每一根指頭要過硬”,更要“攥指成拳”形成合力;另一方面,需要整合維修保障力量,搭建一個維修人才學習與交流的平臺。

畢華佗心底冒出一個大膽設想:成立一個工作室,將積累的實踐經驗與大家共享,將旅里的維修技術骨干聚攏起來,集智破解實踐難題。

就這樣,經過上級審批同意,以畢華佗名字命名的工作室成立了。

訓練間隙,畢華佗(中)與戰友們進行業務討論。

“掛牌”不是噱頭,而是將成果轉化為實實在在的戰斗力

“畢華佗工作室”成立,眾人關注。越來越多的戰友,參與其中。畢華佗的壓力與日俱增,責任二字縈繞在他的心頭。

“掛牌不是噱頭,而是將成果轉化為實實在在的戰斗力。”畢華佗一次次在心里提醒自己。

畢華佗將自己在國外的參賽經驗、遇到的典型故障案例、外軍的維修保障特點梳理成冊,組織大家學習;他還制定了詳實的交流培訓計劃,在保留以往訓練實踐中總結的一些好經驗的同時,更加注重實戰條件下的裝備搶救訓練。

“這是一次能力重塑,要將實戰化這一概念嵌入到每一個訓練課目。”畢華佗制定的計劃得到機關肯定。這讓他心中有了底氣。

現實卻呈現不太“友好”的一面。有人質疑:“工作室只是嘩眾取寵的噱頭,能有多大作用?”也有人說:“明明是個修理工,卻操著領導的心。”

原來,該旅曾在裝備維修保障創新上走過一段彎路:個別單位把出成果當作爭“彩頭”、奪“眼球”的亮點,在數量上一味求多求全;有的官兵一心想獲獎,花了不少心思,創新成果卻“中看不中用”;還有的抱著交差應付心態,忙了很久卻所獲不多……

雖然被潑了冷水,但畢華佗并沒有沮喪。成立工作室的初衷不是組建“教學培訓班”,單純“我說你聽”的指導工作模式,很難引起大家的興趣,想要打造一個經驗交流的平臺,就必須貼近官兵工作,傾聽他們內心聲音,這樣才能知道官兵真正需要什么。

畢華佗期待通過工作室這個平臺達到3種效果:提高修理工隊伍的團隊協作能力、強化實戰條件下的裝備搶救效率、集戰友之智創新攻關。

思考過后,便是行動。一次訓練間隙,畢華佗給大家拋出了一個問題:車輛低壓油路堵塞怎么辦?

一石激起千層浪。大家頓時提起興致,展開熱烈討論。有人說,分段檢查逐步縮小故障范圍,也有人說重點排除更換配件……

“大家所說的都是常規維修方法,可你們忽略了一個重要條件。”看著大家滿臉疑惑,畢華佗說:“是在戰場環境下。”

在戰場環境下,分秒決定戰爭勝負,僅滿足能修好可不行,還要做到修得快,否則部隊會付出慘痛代價。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大家圍繞“實戰化裝備搶救”的課題討論越來越深入。就這樣,畢華佗漸漸地把大家的心聚到一起。

新加入工作室的修理工徐寧告訴記者:“有了這個工作室,就有了一個學習交流的平臺。”日常裝備維修保障訓練中,官兵有什么想法就會提出來,與大家一起討論,不怕說錯了丟臉。

看到戰友們紛紛主動與大家分享自己的經驗,畢華佗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眾人拾柴火焰高,廣大基層戰友智慧無窮,只要勁往一處使,戰斗力建設難題就能迎刃而解。

一個人的轉變,是一群人轉型成長的縮影

工作室成立2年多,畢華佗覺得要想的事不少,要做的事更多。

今年年初,該旅一場戰備拉動演練在野外展開。裝滿戰備物資的車輛,沿著蜿蜒山路向預定陣地疾馳。突然,一輛戰車發生故障。

此時,“多功能拖救裝置”出動,官兵們用時不到5分鐘便將故障車輛連接到拖車上,保障機動任務順利完成。

這套多功能拖救裝置,正是“畢華佗工作室”的最新發明,如今已經在全旅范圍推廣使用。

“要是沒有工作室的集智創新,‘多功能拖救裝置’只會停留在腦子里、紙面上。”說這話的是該旅勤務保障營一級軍士長劉紀倫。跟記者聊起這項發明,他感慨不已。

新裝備配發后,該旅輪式車輛型號多樣,每年野外駐訓長途機動途中難免會有車輛發生故障。以往的拖救裝置,只適配相同型號的車輛,可如今車型太多,如何在野戰條件下對故障車輛實施快速搶救,成為困擾部隊的難題。

這些小問題如果得不到足夠的重視,長期不解決,“受傷”的將是部隊戰斗力。“設計一套多功能拖救裝置吧。”他心底萌生出這樣想法。

一次偶然機會,畢華佗得知劉紀倫的想法,便提出“一起搞”,將這套裝置作為工作室的重點攻關課題。兩個人一拍即合,立馬開始著手研制。

雖說是工作室,可當時團隊只有8個人,有入行20多年的老士官,也有剛入伍的大學生。

“老士官經驗豐富,了解一線官兵需求;大學生學歷高、思維活躍,沖勁更足。”畢華佗認為,他們剛好形成互補,思想碰撞有助于形成創新百花齊放的局面。

一場創新分享會,打破了攻關僵局。

“我研究了這么多年修理工作,還不如你個毛頭小子?”一位老修理工連拍幾下桌子,對面年輕修理工則有理有據地進行爭辯……這一幕,是分享會的常態。他們討論的內容可能只是一張圖紙、一個零件,但每項創新都與戰斗力提升息息相關。

這正是畢華佗想要的效果。“創新就要集思廣益,我們這個平臺完全開放,不怕唇槍舌劍的交鋒,就怕沒想法而冷場。”畢華佗說。

一個人的轉變,是修理工群體轉型成長的縮影。在一次次思想碰撞中,整個團隊創新能力都得到提升,一項項創新發明也隨之誕生。

“卒子”過河能頂“車”,兵專家引發“群蜂智慧”效應

“告訴大家一件喜事,由工作室自主設計的‘野戰應急電源’,計劃今年下半年就投入生產。”

創新成果得以推廣應用,畢華佗高興的同時也感到壓力更大。

他發現,身邊有的戰友認為“創新離自己太遙遠,伸不上手”,有人“怕失敗出丑,費力不討好”。

創新想法如果沒有得到有效激發,就會“胎死腹中”。畢華佗渴望擁有一個更大的平臺,將官兵的創新點子形成實際成果。

問題面前,該旅黨委一班人達成共識:身處一線崗位的官兵是裝備戰斗力生成鏈條的重要環節,他們對裝備最熟悉,要充分發揮他們的聰明才智,發掘裝備的最大潛能。

為了讓各單位技術干部、連隊技師、修理工有一個集中學習辦公的環境,該旅黨委成立“技術員之家”,專門讓基層“創客”用于技術研討交流、進行發明創造。

“‘土專家’也能走進攻關辦公室。”作為該旅首批成立工作室的帶頭人,畢華佗應機關邀請,為全旅后裝保障人員進行授課。

從“幕后保障”到“講臺C位”,畢華佗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帶動更多戰友投入到創新實踐之中。

“技術員之家”帶來“群蜂智慧”效應。一支支由“兵專家”組成的創客隊伍在該旅相繼成立。圍繞裝備器材、訓法戰法創新等方面,他們展開深入研究。

“光有隊伍還不夠,制度保障也很關鍵。”畢華佗指著工作室墻上的各項圖表介紹說,為幫助“創客”克服實踐中遇到的困難,該旅建立完善的制度機制,在經費、時間、資源等多方面提供有力保障,做到發現難題即攻關、形成方案即論證、成果成熟即推廣。

“在鼓勵創新的好時代,總有一股力量在背后推著你,想不進步都難。”畢華佗說,以往培養專業技術人才,只能外派人到院校或科研機構學習,現在單位會定期邀請院校專家和廠家師傅來旅里進行授課,面對面交流、手把手指導,讓創新人才搭上科研專家的“順風車”。

“基層創新就像種子,只要環境適合,很快就會萌芽生長。”如今,在這個旅的座座營盤里,一個個“兵專家”的身影,活躍在強軍興軍的征途上——

修理連二級軍士長郝先全,利用野外駐訓的契機,詳細采集數據、試驗論證,自主研發車輛啟動加熱器,一舉攻克了嚴寒條件下機械車輛啟動困難的問題;

時任該旅合成二營營長孫斌,根據不同條件下合成營裝甲裝備的極限效能,探索出5種新戰法……

“畢華佗工作室”撬動了什么?或許,現在給出全部答案還為時尚早。但是,有一種趨勢官兵看在眼里:在這個嶄新的時代,只要全力奔跑,無論在哪個崗位都能成就不一樣的精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日本成年片黄网站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嘞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