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空軍研究院某所“排彈專家”劉利:馴服“啞彈”的人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王鈺凱 葉海松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05-28 08:19

馴服“啞彈”的人

——記空軍研究院某所“排彈專家”劉利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王鈺凱 通訊員 葉海松

周末清晨,吃過早飯,劉利準備為兒子輔導一下功課。

這時,電話響了,來電顯示為值班室。情況緊急,他必須立即出發。

劉利和妻兒簡單告別,提上行李箱匆忙出了門。

“又是說走就走。”對劉利這種高頻率的出差狀態,妻子早已習慣,也沒有太在意。這么多年,妻子相信劉利給她講的這句話:作為一名空軍研究院的科研人員,能有什么危險呢?

一周后,劉利回來了。他繼續為兒子輔導功課,和妻子嘮家常。7天7夜的經歷,他只字未提。直到后來,劉利榮立二等功,妻子才明白那天的分別有可能是“永別”。

現在回想起來,4年前的那次排彈任務非常危險。那天,劉利面對的是一枚未爆航空炸彈,動作一旦出現差錯,后果不堪設想。為盡早解除它對當地百姓的威脅,他和戰友們爭分奪秒,一干就是7天。

對劉利來說,時間的分布就是如此不均勻。平時似乎和常人沒什么不同,平淡而緩慢;但任務來臨,時間跳動的頻率就會陡然加速,必須分秒必爭。

與其他科研工作者相比,劉利很多時候與危險相伴。他深知,這種危險的后果意味著什么。

劉利有一個好朋友叫劉國棟,也很懂排彈。一次,新兵進行手榴彈實投出現失誤,劉國棟將新兵推向一旁,結果自己被炸傷,體內至今還留有殘存彈片無法取出。每次他乘飛機過安檢時,儀器都會“嘀嘀”作響。

劉利記得,他第一次排彈時采用的還是人工貼炸藥的方式。那時,當他把長長的竹竿伸出去時,他的心也像細細的竹竿一樣顫巍巍的。也正是從那時起,他有了想法:一定要研制出專業排彈裝置。

白晳的面龐,鼻梁上架著一副黑色窄框眼鏡,劉利外出時常被人認作是一位老師。很少有人會想到,劉利的職業,是坐在火山口,騎在老虎背上的“排彈專家”。

劉利畢業于某師范院校,按最初人生規劃,他很可能去當一名老師,也有機會成為一名公務員。可他最終選擇了穿上軍裝。

編寫排彈操作教材,組織部隊排彈骨干培訓,對新入職的文職人員現場教學,這樣的事他一直在做。現在,他選擇了更重的擔子——一邊和他的科研團隊赴現場排除實彈,一邊在實驗室研究新的排彈裝置。

“沒有你想象中那么可怕。就像當老師要因材施教,排彈說到底也是個因材施教問題。唯一的不同是,面對的是未爆彈而不是學生。”

這話是劉利說給妻子聽的。但一到排彈現場,他立即切換到“特別冷靜”的頻道:“這個專業不會給你第二次犯錯的機會。”

每次任務結束后,劉利都會把自己關在辦公室里,將現場處理情況、環節細節,用文字和圖形逐一還原,作為今后排彈和研究排彈裝置的參考與借鑒。

對劉利來說,攻關的最大動力源自心中使命,更來自戰友的生死相托。

“和劉利一起工作,心里感到踏實。”在戰友諸多評價中,這是劉利最看重的評價。他說,只有研制出更安全、更高效的排彈裝置,才能使更多排彈隊員的生命安全得到保證。

“我們多一分危險,戰友就多一分安全。”這是劉利經常給團隊成員講的一句話。2017年,電影《拆彈專家》上映時,劉利反復看了好幾遍。電影中那個小小的拆彈機器人讓他很是感慨。

如今,由他牽頭研發設計的未爆彈勘察探測無人機、遙控排彈機器人、機場排彈綜合作業車等一體化、無人化、智能化排彈裝備體系已初步構建。如何安全高效地排除藏于水下的未爆彈,又成為他和團隊開始琢磨的重點。

近些年,部隊實戰化訓練強度持續加大,實彈打得越來越多。同時,未爆彈出現的頻次也在增加,劉利和他的團隊變得更忙了。

即使如此,劉利和他的團隊在排彈裝置研發方面的腳步也沒有片刻停歇。

辦公室里電腦的屏幕,被劉利設置得要比別人的高一些,基本上是正常高度的兩倍。頸椎不好的劉利說,這樣仰著頭,人會舒服一些,他就可以更長時間盯著屏幕。

今年3月,新一批軍隊文職人員入職。聽說來了一名博士,劉利開心地笑了:“我們的隊伍又壯大了,排彈事業迎來了又一批源頭活水。”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日本成年片黄网站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嘞钰网